登录站点

用户名

密码

穿越名利,穿越生死的爱情

1已有 180 次阅读  2012-11-19 18:17   标签穿越  爱情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: 米 来
 
 
  “舍不得”这三个字,是他一生里说过的最多的话。
      她嫁他的时候,他刚刚长成一个青涩的少年,正是物质极度匮乏的60年代末,他父母双亡,住在姐姐家的仓房里,没日没夜地帮姐姐干活养家,自己却饥一顿饱一顿,
  尽管,他很出色,或风情款款的笑,或优雅的
沉默,哪一种神态都是那么俊俏,但是来相亲的姑娘一看到他老鼠窝一样狭小的住处,都话也不说就走了。
  只有她没有离开,到村子后面的荒地里捋了一麻袋草籽,晒干了,帮他做了枕头。又怕他饿着,在半夜里顶着大雨,走过八里山路,送来一个地瓜。
 他就娶了她,姐姐一家人腾出半铺炕,拉上帘子,做他们的新房。第二天,他们时住进了仓房。直到两年后,东挪西借买了一处破败的茅草房,才算是正式有了属于他们自己的家。
  她实在是不漂亮,粗壮敦实的身材,厚厚的嘴唇下面是倒人胃口的黑牙。她也知道自己长得丑,和他走在路上的时候,她总是退后几步,像不相干的路人。但是了解他们的人都知道,他们极其恩爱。
  他们的第三个孩子出生的时候,他因为能歌善舞,长得帅,被推荐去市里的文工团工作,同去的人十几年后都出息得像模像样,可是他去了几天就回来了。他对妻子说:要长年跟团外出巡演,留下你们孤儿寡母的舍不得啊!他这样说的时候,坦荡荡的眼神里,没有一点悔意。
  两个人守着田地,守着孩子,守着别人或许看不见的
爱情,生活了三十年。她在四十八岁的时候,突发脑溢血撒手去了。

 他那时也只有四十八岁,还年轻着,还帅气着,常常拿起扇子,穿戴一新,跟着村里的老头老太太扭一曲欢快的秧歌。他的风流体态、潇洒笑容,吸引得上门提亲的人络绎不绝,他却看也不看一眼。
  儿女都成家立:止,也劝他再找一个,他还是不肯。他说:“我舍不得你们的妈啊,她实心眼儿,一定还等着我呢,知道我丢下她,会伤心的。”他叼着烟,眯着眼睛,好像已经看透了生死
  他五十六岁时,在睡梦中突发_心肌梗塞去世了。去的时候,面容
安详,好像这是他向往已久的结局——终于又能和她在一起
  一杯黄土,亲近了两个相爱的人,同时也掩去了一段现世难寻的爱情,穿越名利,穿越浮华的一切,穿越生死,直达生命的本质。

         音乐:  永恒的誓约

质。

分享 举报

发表评论 评论 (1 个评论)

涂鸦板